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资讯» 媒体报道»

追逐绿色梦想的人 ——记内蒙古农牧业科学院研究员阿拉塔

【字体:

         “10捆、20捆……一捆200棵苗,大家数好、拿好了……”记者见到阿拉塔研究员的时候,他正忙碌着给牧民们发放驼绒藜的苗子,他一边记录着,一边仔细倾听着人们的交谈,“这驼绒藜可不是普通的牧草,它是经过农牧科学院草业科技工作者多年的野生引种驯化、栽培选育而成,具有抗旱、耐寒、耐瘠薄、适应性强、喜沙、营养价值高等特点,是干旱地区建立人工草地、改善生态环境,解决草畜矛盾的优良牧草品种,听说还获得科技进步奖呢。”“这可是阿老师他们的一片心血呀,咱们一定要精心种植,也为世世代代生活的草原尽点微薄之力。”人们说笑着。阿拉塔也会心地笑了,因为自己培育的“华北驼绒藜”得到了牧民的认可,让他看到了草原未来的希望。

“爱草原,学草原”执著科研追求

“走遍了千山万水,最美的地方还是养育我的大草原”。内蒙古农牧业科学院综合试验示范中心主任阿拉塔研究员说起草原来总是那样的感动。阿拉塔从小在锡林郭勒草原上长大,年轻时在镶黄旗读初中、高中,后来下乡当了知青。每天在草原上生产劳动,他对草原的景观和一草一木都有深厚的感情。后来有了读书的机会,他在锡盟牧业学校学了草原专业。从放下牧鞭读书的那一刻起,让草原变得天更蓝地更绿,追逐绿色梦想成了他一生的执著追求。

毕业后,他走进了内蒙古农牧业科学院,潜心研究草原物种,开始了野生牧草引种驯化和栽培选育研究工作。“很多人把工作当成一种差事儿,我把工作看成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爱草原,所以我选择了草原专业,我学了草原专业就为我回报草原插上了坚实的翅膀,为保护草原生态尽职尽责,是对草原的最好报答……”阿拉塔满含真情地说。

在科研工作中,他从牧草栽培选育、草地培育改良和草原生态治理着手,专注旱生牧草品种研发,用科学生产模式与方法破解生产中技术难题,先后主持了国家科技部、中科院及自治区科技计划、自然科学基金等各类项目13项,参与30余项,参与或主持育成牧草新品种9个,发明专利2项,完成技术规程11项。2010年获自治区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2014年获得获自治区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2012年、2013年获自治区农牧业丰收二等奖2项,2011年获三等奖1项,2011年获呼和浩特市科技进步奖1项。另外,发表相关学术论文40余篇,参编或主持编写《内蒙古草业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荒漠草原定位研究》《旱生牧草应用研究》《饲草生产学》等著作,参与完成自治区生态发展规划等。

“向下看,往西看” 坚守科研理念

内蒙古草原生态建设最重要的是解决生态适宜的问题。多年的科研经验,让阿拉塔有着自己秉持的科研理论 。他常对手下人说:“草原科研人,一定要向下看!我们脚底下的生态变好变坏,物种上是有变化的,无论在哪儿改良生态,自己脚下的草才是最能解决当地问题的;补播改良草种选择要讲究科学,要做到因地制宜,确实要有干旱条件下能够生长的牧草才行。为此,我们要向西看,我们内蒙的西部草原降水量少,在西部草原种植成功的耐旱乡土植物,在东部成功的概率会很高。”

多年来,他一直坚持这种理念,主持选育了“乌兰察布型华北驼绒藜”“农科1号木地肤”“乌拉特肋脉野豌豆”等牧草新品种,都是立足本土的草种,耐旱耐寒耐瘠薄,是生态恢复的重要草种。他积极探索的旱生牧草乡土草种 “源库圃繁”研究生产体系,在四子王基地建成我国北方重要旱生牧草种质资源圃,引种28科77属174个种323份乡土草种材料;系统提出驼绒藜灌木育苗移栽和“四行一带”技术,解决了旱生牧草出苗差、成苗难的问题,在荒漠草原地区累计推广近5万亩,农户育苗每亩增收2700元,发挥了重要科技引导作用,取得可喜的生态与社会效益。他又开始尝试向更广范围的大草原放飞他的绿色梦想。

成功的路并不一帆风顺,2013年他怀着满腔热情,带领团队,从镶黄旗文贡乌拉苏木开始示范推广“华北驼绒藜”的时候,面对一组组专业的数字,牧民感兴趣但却不买账。于是,他苦口婆心,找嘎查明白人进行动员。“阿拉塔,迷你呼!我相信你,也相信你的牧草品种,我带头种,我相信这是草原恢复的希望!”下乡时一直把阿拉塔当孩子对待的老额吉激动地说。阿老师亲历亲为,栽苗子做示范,经过一年的示范,牧民看到长势好又耐旱,牲畜又爱吃的草,一片绿茫茫的景象,其他牧民开始认可了阿拉塔的新品种牧草。接触的时间长了,青年特古斯也给了阿拉塔“兼职老师专职牧民”的雅号。随着“华北驼绒藜”在退沙地草原种植试验的成功,吸引了更多人关注,仅今年一个春季,锡林郭勒草原就种植了300多万株。

“勤思考,做实事”一腔草原情怀

草原科研是艰辛的,漫长的野外试验、繁琐复杂的研究、还有劳累与枯燥,最幸福的时刻是成果成功转化的快乐与温馨! 阿拉塔在多年的草原科研中,勤思考,善于累积,他说:“我们每个人不一定能做多大的事情,只要认认真真把小事情做好,把好事情做实,一定是有意义的”。

在教育自己的学生和青年人的时候,他常说:人生工作的时间,仔细算下来不过是三个十年,第一个十年是你出了校门,走上工作岗位,和工作中的老师和生产实际学习的十年,这个时候要学会累积,学会思考;第二个十年是你思维成熟,把自己的思路和成果凝练,试验示范和推广的十年,是付之行动实践的十年;第三的十年是总结提升,超越开拓的十年。在他的培养和教诲下,他所带的团队,出了很多博士、硕士、研究员等学术与管理人才。他还要求自己科研团队的人,既然从事了草原保护工作,就要服务农牧民,不管你是什么民族都要会用蒙古语交流,不管你专业方向多么高精尖,面对农牧民,你无论从草种选择到栽培技术,还是到生态应用各个环节必须都得懂、都得会。他说:一个好的草原工作者,一定要像乌兰牧骑演员一样,吹拉弹唱样样都精通,要做多面手……

一分耕耘一份收获。培育的十几种乡土牧草在内蒙古草原上蓬勃生长着,旱生牧草的品种和生态应用模式越来越得到草原牧民的欢迎,推广的速度了力度不断加大,这让年近退休年龄的阿拉塔研究员喜在心里,他说生态恢复是草原科研人最知足的事儿,做实事,哪怕是很小的事儿,只要是有意义就好!



官方微信

扫描关注
了解更多资讯
内蒙古农牧业科学院